明朝阵风

大概是软妹 缓慢养画风中

我惧怕关系的改变。那些一丝一毫都不该动摇的幻影是我在精神饥荒时期赖以生存的食粮,隔着久远的年岁,流失出令人安心的气味。但我又无比清楚,我不去改变它,它就要没了。要淡化了。要消失了。张就是最好的例子。我舍不得,我真是舍不得。所以我宁可现在挨着饿劳作,从一片蛮荒里爬出来,扛上骨制的农具,去开拓新的历史。我不想被饿死在过去——不,其实我是想的。

评论

热度(15)